“非全日制研究生”上热搜:无缘教师招聘,入职国企当天被拒!

  • 时间:
  • 浏览:55537

(原标题:“非全日制研究生”上热搜:无缘教师招聘,入职国企当天被拒!)

本以为只差临门一脚,却发现对面是一堵墙。“我去入职那天,他们看到我毕业证问怎么是非全日制,然后一个工作人员说,不接受非全日制。”王艺对南都记者说。在那之前,从网申到笔试,再到面试、体检,直到入职的前一天,她已经顺利通过了所有“关卡”。

自2017年起,全日制和非全日制研究生由国家统一下达招生计划,考试招生执行相同的政策和标准,培养质量坚持同一要求。尽管一再被告知,“全”与“非全”的学历学位证书具有同等法律地位和相同效力,但作为首届非全日制研究生的王艺们发现,求学三年后等来的却是用人单位的拒绝。
日前,以“学历不符”为由拒绝非全日制研究生报考当地教师招聘的内蒙古鄂尔多斯市上了热搜。当地官方近日已就此致歉,舆论争议声中更多地方也正在致歉或拒绝致歉。而对于很多刚遭遇拒绝的“非全”研究生来说,经过这么一耽搁,剩下的选项已经不多,他们只能在疫情下的最难就业季重新踏上求职之路。
新华社 曹正平 摄
入职时遭拒:“从来没听过‘非全’”
“我去入职那天,他们告诉我从来没听过‘非全’。”王艺说。
王艺是华中师范大学2017级非全日制法律专业的硕士研究生,她参加了河南移动2020届校招。直到8月4日入职的前一天,王艺的求职之路还非常顺畅。
该企业招聘信息写的是“全日制本科及以上”,她觉得政策已经出来了,用人单位应该知道改革后的“非全”是怎么回事,“2017年以后我们都是统招,自然包括全日制硕士和非全日制硕士”。
她所说的政策,包括今年2月教育部办公厅等五部门印发的《关于进一步做好非全日制研究生就业工作的通知》。这个文件强调,各级公务员招录、事业单位及国有企业公开招聘要根据岗位需求合理制定招聘条件,对不同教育形式的研究生提供平等就业机会,“不得设置与职位要求无关的报考资格条件”。
实际上,保险起见,她在去年10月报名时就在备注栏里把自己的情况写了一遍,“我说我是2017年改革以后入学的,‘统招双证’,我的档案在学校,报到证、派遣证这些我都有”。
报名成功之后,她参加了笔试,顺利通过。去年12月3日,她参加了面试,面试前如实递交了自己的材料,包括本科学信网证明、研究生在线证明等。今年3月16日,她顺利通过面试被录取,5月底去体检,之后是网上签三方协议。
所有的程序都正常进行,她心想,前期自己该交的都交了,后期这么长时间,中间如果有问题,审查肯定早就发现了。8月4日,她终于等来入职的这一天,满心欢喜来到了公司。
然而意外出现了。办理入职时,负责招聘的工作人员看到她的毕业证后皱起了眉头。“他们问怎么是非全日制,我当时就很懵,我说我从一开始就说了,你们不知道吗?他们说不知道。”王艺说。
随后,其中一个人告诉她:不接受非全日制。
“我们的要求就是要全日制,你不符合”
招聘人员的质疑像一盆冷水,将她从头浇到脚。王艺认为还有“抢救”的机会,现场找出相关资料给对方解释什么是非全日制研究生,有什么样的政策,还讲自己每天和全日制同学一起上课。
看到对方依然一脸迷惑,她随即给导师打电话求救,“导师也帮我跟对方解释了很长时间,告诉对方平时怎么上课、写论文、答辩等等,都是统一要求”。
然而这一切还是不奏效。对方始终表示“无法理解为什么统招会是非全日制”,最终提出了解约。“我当时真的就彻底崩溃了。”她说。
新华社记者 刘颖 摄
王艺的遭遇在同届非全日制研究生里并不罕见。2020届法律硕士毕业生陈羽去年底参加浙江省考,报考的是杭州市公安局某区分局的基层民警,结果笔试都过了,却被拒在面试大门之外。
作为2016年教育部研究生改革后的第一届非全日制非定向硕士研究生,陈羽也有向报考单位科普非全日制研究生是什么的经历,而且这一科普工作贯穿这次求职经历的始终。
他告诉南都,在报名之初,他就如实写明了自己首届非全日制非定向硕士研究生的身份,当时有工作人员专门来电问他究竟是不是应届生,陈羽拿出教育部教研(2016)2号文件等资料解释,工作人员听完之后又请示了领导,才告知他可以报考。
7月26日,他参加了浙江省考并顺利通过了笔试。8月20日面试名单公布以后,报考单位再次来电向他确认“非全”的相关情况,陈羽又给对方“科普”,后被告知“不确定是否符合资格,需要请示上级和组织部门”。
不久,当地组织部工作人员给他来电,陈羽无奈继续“科普”,但此时他也有些无力了。“给我的答复大意是:‘非全’是个新事物,他们不太了解,需要开会研究再做决定。”他说。
次日,陈羽得到了最终答复,大意是非全日制学历应当于2020年2月前取得学历,而他是6月份取得学历,不符合报考资格。“仅凭‘非全日制’就将我划分为招考公告中的成人高等教育、函授、自学考试、电大等传统非全日制学历,这非常荒唐。”他说。
南都就此向当地组织部求证,一名工作人员解释,如果报考岗位只要求硕士学位,而没有区分全日制和非全日制,那么非全日制研究生就可以报考。“公告已经很清楚了,我们肯定是执行省里的公告的。”这名工作人员说。
南都记者注意到,浙江省考公告的岗位中,都有“2020年全日制普通高等学校应届毕业”的字样。
北京某高校毕业的范盈,报考的是上海市教委学生事务中心的学生事务工作岗位,在进入了面试环节,却止步在面试前的资格审核环节。因为毕业证上有个“非”字,她被告知不符合要求。
范盈说,她报考的单位是上海市教委,按理说他们应该学习教育部的文件精神,而且也最应该明晓这些规定。“我发证件的时候也把今年2月份教育部等五部委发布的通知也发过去了,但工作人员电话里回复说:‘你发的文件我也看过了,但是我们的要求就是要全日制,你不符合’”。
南都记者也就此拨打上海市教委学生事务中心招聘电话,被告知“我们是以招聘公告上的要求来确定的。”
文凭焦虑:来自就业市场和全日制研究生的不认可
根据2016年教育部办公厅《关于统筹全日制和非全日制研究生管理工作的通知》,从2017年起,统一组织实施全日制和非全日制研究生招生录取,坚持全日制和非全日制研究生教育同一质量标准,其学历学位证书具有同等法律地位和相同效力。
从去年至今,这些非全日制研究生的求职遭遇,无疑给在校的非全日制研究生和正在考虑报考“非全”的考生当头一棒。
2019年下半年开始,非全日制研究生遭遇就业歧视的新闻开始见诸报端,到今年更是密集出现。南都记者了解到,这是由于去年是规模较小的两年制“非全”研究生毕业求职年,而今年则是首届三年制“非全”大部队的毕业年、求职年。
内蒙古鄂尔多斯某地在教师招聘中拒绝“非全”研究生报考的新闻发酵后,一些高校陆续声援非全日制研究生。8月28日,电子科技大学发布针对研究生的“用人单位2020年秋季线下校园招聘指南”,明确禁止用人单位在发布就业信息时包含学习方式(全日制和非全日制)等歧视性招聘信息。
非全日制研究生遭遇的歧视,一方面是来自就业市场,后者将其误会成了此前的“在职研究生”,或者“非全日制本科和专科生”,而另一方面则是来自全日制研究生。
南都记者发现,近日网络上关于此的对立情绪强烈,全日制研究生认为非全日制“很水”,而后者则批评前者是怕被抢了蛋糕。
“我们学校的‘非全’真的和全日制是统一培养的,进去的分数都一样,我们甚至分数比全日制高一些,因为我们是调剂的,所以普遍分数都考得挺高。”范盈说。
她认为一切应该以能力定高下。范盈所报考的这个岗位有20人进面,分数线是127.5,她考了141,“应该是挺靠前的”。
学历和就业歧视问题事实存在,这从招生数据中也能看出来。根据中国教育在线近日发布的《2020年全国研究生招生调查报告》,非全日制纳入统考以来,多数高校未完成招生计划,而且招生规模呈缩减趋势,部分专业存在无人报考、无人上线、考生不愿调剂到非全等问题。
提高就业竞争力,是报考全日制与非全日制的考生的主要动机。但出于对非全日制研究生文凭的社会认可度较低等因素的考虑,考生普遍不愿意报考,有超过七成的考生担心毕业后非全日制文凭不被就业单位认可。在陈羽看来,很不幸,他们担心的问题已经被现实证实确实存在,而且还很严重。
问题以及影响可能还会持续。该报告显示,2020年各大高校全日制硕士研究生都不同程度地有所增加,非全日制却呈现缩减趋势。在非全日制纳入统考的2017年,湖南大学非全日制招生计划人数为2400人,2018年为1700人,2020年降至1300人。
高校非全日制研究生生源一定程度上靠调剂,在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看来,这些现象不正常。“按理说应该是学习能力较强的人采取非全日制,学习能力相对较弱的人采取非全日制,但我们现在正好是倒过来了。”他对南都记者说。
专家观点:
政府机构招人涉及政策导向
不应区分“全”与“非全”
在储朝晖看来,非全日制研究生与全日制研究生的质量“整体上存在差异”,“也不排除一些人的水平很高”。不过,这种差异是有限的。他认为,用人单位做这样的区分,反映了社会上用人标准当中的“学历意识”依然严重。“用人应该看具体的人的能力,以及和工作岗位的匹配程度。”他说。
不同性质的用人单位,对学历与能力的看重程度不同。南都记者发现,严格区分全日制和非全日制的往往是机关事业单位和国企。
2020届毕业生张航告诉南都,他报考的是某国企下属公司的岗位,该公司在秋招公告中写的条件是“应届硕士”,但电话那头工作人员却说只要全日制。
张航说,从今年6月开始,他从身边听到的大部分消息都是国企央企毁约,却没怎么听说私企有这种现象,他认为这应该是私企比较看重能力。“国家出的文件我们本来以为央企国企会带头响应,没想到现在是央企国企不管,反倒是私企认可。”他说。
储朝晖也对这一现象提出批评。他认为,尤其是公务员考试中,应该是“能考上就考上,考不上就考不上”,主要看个人能力,而不是区分“全”与“非全”。“特别是政府机构招人,因为它涉及一些政策导向,不应该有这样白纸黑字上的刚性要求。”他说。
新华社 曹正平 摄
鄂尔多斯市日前已致歉和反思,并责令当地在以后严格贯彻落实相关文件。其实在此之前,不少地方的机关事业单位已经调整了政策,例如北京市民政局于2019年8月7日发布的《关于2019年北京市民政局所属事业单位第二批公开招考工作人员的补充公告》提出:将本批次报名条件中“全日制硕士研究生及以上学历,取得相应学位”调整为“硕士研究生及以上学历,取得相应学位”。
东莞市教育局于去年10月24日也在《东莞市教育局赴华中师范大学公开招聘2020年公办学校事业编制教师补充公告》作出更正,明确“非全日制研究生学历学位人员具有报考要求普通高等全日制研究生及以上的岗位资格”。
不少人认为,由于非全日制研究生属于新鲜事物,地方上贯彻不到位或可理解。在今年这次质疑潮中,很多地方注意到了这个问题,但仍有更多地方没有就此表示改正。
从法律的角度来看,包括企业、机关事业单位在内的用人单位是否可以区别对待非全日制研究生?有观点认为,这是用人方的用工自主权,但在律师洪桂彬看来,用人单位在招聘条件上对劳动者在身份上作差别对待,必须有正当理由,否则就属于就业歧视。
“只招全日制研究生的提法,侵犯了非全日制研究生的公平就业权,是我国《就业促进法》等相关规定禁止的,属于典型的就业歧视行为。”他告诉南都记者。
对于今年刚毕业就已遭遇拒绝的非全日制研究生来说,无论那些用人单位致歉还是不致歉、改正还是不改正,以及自己维权还是不维权,时间和精力的损失都已经无法挽回。
鏖战数月考公务员,在面试环节被告知无资格的陈羽感到失落和无奈。他说,之前一直在准备考公,没有找其他工作,现如今只能重新投简历了。
王艺上个月刚与公司解约,档案从学校到公司兜了一圈,最近才被寄回学校,第一段求职经历彻底结束了。但是她明白,自己要尽快从这次求职阴影中走出来,一切从头开始。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王艺、陈羽、范盈、张航均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