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驻印度使馆:印军再次非法越线,造成边境局势再度紧张

  • 时间:
  • 浏览:52971

(原标题:中国驻印度使馆:印军再次非法越线,造成边境局势再度紧张)

中国驻印度大使馆网站9月1日消息,中国驻印度使馆发言人嵇蓉参赞就中印边境局势答记者问:

问:据报道,印军在班公湖以南地区多个地点越过中印边界实际控制线。请问中方有何评论?

答:

8月31日,印军破坏前期双方多层级会谈会晤达成的共识,在中印边界西段班公湖以南地区、热钦山口附近再次非法越线,公然挑衅,造成边境局势再度紧张。印方行径严重侵犯中方领土主权,严重违反两国相关协定协议和重要共识,严重破坏中印边境地区和平安宁。印方所做所为与双方一段时间以来推动现地局势缓和降温的努力背道而驰,中方对此表示坚决反对。

中方已向印方提出严正交涉,要求印方严格管控和约束一线部队,切实遵守承诺,立即停止一切挑衅行为,立即撤回非法越线人员,立即停止任何导致局势升级和复杂化的举动。

相关报道:

印军这一动作暴露在中印边境过冬的真实兵力

据《今日印度》网站2020年8月27日消息,由于中印边境对峙可能会持续下去,印度军方正在为部署在所谓拉达克东部地区的3万多名士兵供应特殊冬装,预计这要花费35亿至40亿卢比(约合3.28亿到3.75亿人民币),分摊到每个士兵身上的特种装备费用大约为10万卢比(约合人民币9389元)。

文章称,在海拔3600米以上、冬季温度能降至零下50度的高原地区进行军事部署,对于部队后勤保障来说是一种巨大挑战。目前印军已经制定出详细安排计划,确保提前提供必要的物资补给,如防雪衣、掩体和食物,以满足驻守士兵的需求。

中国驻印度使馆:印军再次非法越线,造成边境局势再度紧张

印度士兵配备冬装将花费超35亿卢比

文章称,部分官员表示,面对这些艰苦的条件,维持大规模军事部署是一项需要提前规划的艰巨任务。在其他季节,在海拔3600米以上部署部队都是一种挑战,更不要说在冬季。当部署人员增多时,行动任务可能会因为后勤保障不足被取消。

据称,目前印军已经做出妥善安排,来维持冬季的强化部署。印军为驻守士兵配备的冬季服装和装备包括特殊的三层雪地夹克和加厚裤子、靴子、雪地护目镜、面罩、背包等。

中国驻印度使馆:印军再次非法越线,造成边境局势再度紧张

印度山地部队

此外,印军在所谓拉达克地区还为士兵配备有温度可控的特殊帐篷和能保持最佳温度的预制棚屋。对于在含氧量较低的高原严寒地区,为士兵提供这样的住所至关重要。

消息人士称,在寒冷的高原地区,为士兵科学配制的特殊饮食必须具有高营养价值。按照海拔2700米以下、2700米至3600米和3600米以上这种地理位置划分,印军士兵会得到不同比例的配给,根据部署海拔高度逐步递增,以应对高海拔自然条件的严峻挑战。同时这些配给还考虑到了士兵热量流失和脱水情况。

中国驻印度使馆:印军再次非法越线,造成边境局势再度紧张

印度增加中印边境军力部署

文章解释称,在像所谓拉达克这样的地区,由于缺氧、气压降低、严寒、低湿度和强烈的太阳辐射导致的低氧风险,会影响身体的营养需求。在这种高海拔地区,由于要适应气候条件以及长时间的驻留,基础代谢率(BMR)会增加7-21%,能量需求量更大。此外,在不适宜的环境中进行运动以及穿厚重的防寒服都会增加人体的能量消耗,而食欲减退则会导致体重和身体活跃度下降。

有消息称,印军冬季装备的储备也在增加。印度审计总署(CAG)最近的调查报告表示,印军目前适应高原地区的冬衣和装备不足。不过印度陆军最近告诉印度议会账目委员会(PAC)会称,陆军总部的储备不足并不会影响高海拔地区部队装备的供应。

报道称,在印中两国在所谓拉达克地区军事对峙之际,印度军方声称地面部队不缺装备和服装,这一说法意义重大。随着对峙的持续,印度军队正在储备物资,准备在冬季进行长时间的军事部署,届时这些地区的气温可能会下降零下30摄氏度至零下45摄氏度。

文章称,今年早些时候,印军在报告中指出了的物资短缺问题,但报告只提到总部的储备不足,表示这对部署在海拔3000米以上地区的部队没有影响。印军通知PAC称,如果需要,可以在当地购买可用的装备以应对任何可能发生的情况。

文章称,高海拔地区分为两类,部署在海拔3600米以下需配备极寒服装,超过此高度,则需要配备特殊服装和登山设备。目前,印军有超过35.4万名士兵部署在海拔3600米的地方,而有超过3.8万人部署在更高海拔地区。

环球时报:对印方的机会主义表现必须强硬回击

中国西部战区星期一晚间表示,印军8月31日在班公湖南岸、热钦山口附近再次非法越线占控,公然挑衅,严重侵犯中国领土主权,严重破坏中印边境地区和平稳定。当天早些时候,印方恶人先告状,指责中方采取了“挑衅性军事行动”,并称印方“先发制人,阻止了解放军的行动”。

一句“先发制人”,暴露了印方率先采取了破坏性行动,印军是这次两军对峙的发起方。

6月份中印军队在加勒万河谷发生致命的肢体冲突,印军20人死亡。之后的两个多月,印国内反华舆论甚嚣尘上,印不自量力地搞对华经济制裁,并且加强了印美互动,试图压中方让步。美方的表态近乎公开站到印度一方,竟也让新德里受到鼓舞。

这次发生对峙的班公湖南岸本来就在中方实控之下,印方想要把它搞成新的争议地区,配合印方在双方的谈判中讨价还价。印方明显继续在边境问题上持多占便宜的进取姿态,而不是把维护边境地区稳定置于首要位置。

印度目前国内问题缠身,尤其是新冠疫情严重失控,上周日的新确诊感染者高达7.8万人,创了全球记录,受到拖累的经济十分疲弱。挑中印边境紧张,新德里也有转移国内注意力的意图,这既是对外的流氓表现,也是对内的政治欺诈。

但必须指出,新德里面对的是强大的中国。解放军有充分的力量保卫国家的每一寸领土,全体中国人民对政府不主动交恶印度、也决不允许它蚕食我国领土的立场给予充分支持,中国在西南边境地区充满战略定力,也做了各种准备。印度想和平相处,我们欢迎。想一来一去博弈,我们的工具和能力都比它强。如果想用战争方式做摊牌,解放军一定能够让印军遭受比1962年更惨痛的失败。

印方休要对来自华盛顿的支持抱幻想,也不要用加强美日澳印四方合作来给自己壮胆。中印边界问题注定要在中印之间加以解决,美国等只能嘴上挺印度,拿一点“分享情报”之类的东西哄新德里,美国怎么可能帮印度人抢中国的土地?美国人倒是在扒拉这样的算盘:让印度与中国相互消耗,把印度变成其反华遏华战略一个更有分量的棋子。这是利用、羞辱印度。

班公湖对峙反映出,印度没有从加勒万河谷冲突中汲取教训,它同中国纠缠下去并且主动挑事的意志依然如故,从洞朗危机印军悍然越界挑衅中方以来,中印边境的紧张局势在按照同一个逻辑延续。中印边境摩擦很可能会长期化,各种大小危机此起彼伏将成常态,我们对此要有充分思想准备。

中方需要做好在中印边境地区开展军事斗争的备战工作,我们坚持以和平方式化解摩擦,但在印方鲁莽冲击我方底线时,我方决不能手软,该动手时就要动手,而且要确保战之能胜,要让每一场爆发的冲突都成为印方的一个教训。

新德里不要一而再、再而三误读我们不愿中印为敌的善意。中国的实力数倍于印度,它根本就不是我们的对手。要坚决打掉印方可以通过勾结美国等其他力量对中国以弱搏强的幻想。亚洲和世界的历史告诉我们,热衷于机会主义的力量都是欺软怕硬的,而印度在中印边界问题上有着典型的机会主义表现。

西部战区新闻发言人就中印边境局势发表谈话

西部战区新闻发言人张水利大校8月31日就中印边境局势发表谈话指出,8月31日,印军破坏前期双方多层级会谈会晤达成的共识,在班公湖南岸、热钦山口附近再次非法越线占控,公然挑衅,造成边境局势紧张。印方此举严重侵犯中国领土主权,严重破坏中印边境地区和平稳定,出尔反尔、背信弃义,中方对此表示强烈反对。我们严正要求印方,立即撤回非法越线占控兵力,严格管控和约束一线部队,切实遵守承诺,避免事态进一步升级。中国军队正采取必要应对措施,并将密切关注事态发展,坚决维护中国领土主权和边境地区和平稳定。

专家:印军非法越线占控是想为谈判中不合理要价添筹码

清华大学国家战略研究院研究部主任钱峰31日对《环球时报》表示,6月加勒万河谷对峙事件发生以来,中印双方经过5轮军长级会晤、4次边境事务磋商和协调工作机制会议,一线部队一直保持着沟通,近一个半月以来,双方平均每周都要开会,可见非常重视。当前,局势缓和取得了很大进展,双方在多个对峙点脱离接触,但仍有剩余问题没有得到解决,主要集中在班公湖北岸等地区。

钱峰表示,“从公开报道来看,此次印方非法越线占控事件中没有发生伤亡,事件发生后,中印一线部队指挥官很快举行了旅长层级的旗会,表明双方虽然存在不小的分歧,但还是维持了两国长期形成并且近期得到进一步强化的共识,即避免争端升级至武装冲突。”

对于此次冲突,钱峰认为事情的是非曲直很清楚,责任不在中方。中方一直严格遵循中印实际控制线,从未擅自越线行动。但印方却不这样认为,在近来谈判中坚持不合理的谈判要价。印度在达不到目的之后,再次非法越线进行占控,无非是想通过开辟新的对峙点,多一点谈判筹码,试图在接下来的谈判中有更多的牌可打。

印度此次非法越线占控多少暴露了印方目前的心态,钱峰介绍,“印方希望通过谈判尽快解决对峙,中方也是一样。毕竟对峙问题越早解决越好,但两国应通过平等协商,寻求公平合理、双方都能接受的解决方案。可现在印度试图通过在当地留驻重兵,摆出一幅与中方耗下去的姿态,想压中方在谈判中让步。随着时间推移,印度越来越有些着急。现在印度国内疫情非常严重,经济又不景气,又要对边境高海拔地区增派兵力,增拨大量预备过冬的军需物资,对印军后勤补给所带来的巨大压力可以想见。再继续持续下去,还必将削弱印军应对其它战略方向的资源和能力。”

除了中印陆地边境上冲突,印度在南海以及印度洋上也采取了针对中国的行动。印度新德里电视台网站30日援引消息人士的信息表示,在6月中印边境冲突爆发后不久,印度海军低调向南海地区派遣了海军舰艇。印军战舰在此期间收集了该海域其他国家军舰的行踪,并通过安全通信系统与美国海军舰艇保持了持续联络。同时,印度海军还加强了针对马六甲海峡以及中国海军进入印度洋各条路线的巡逻,并计划紧急采购和部署自主水下航行器以及其他无人系统和传感器,严密监视中国海军在印度洋的活动。

对此,钱峰认为,近年来印军在印度洋对中国海军舰船进行跟踪监视,派舰艇进入南海也不是第一次。如果正如媒体披露的那样,印度海军在南海地区“有所动作”,更多的是试图与美方在战略上眉来眼去、遥相呼应的一种姿态。军事专家李杰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从军事角度而言,印度收集中国海军以及海上运输线上其它运输船只的情报信息,是意图在必要时候可以封锁马六甲海峡。李杰认为,印军此举释放了一种信号,“如果在陆地上中印边境发生不可控的冲突,印军处于败势时,就可能在海上方向对中方采取报复手段。报复的目标有可能是中国的石油、天然气运输船只。”

对印军的行动,李杰认为,中国应该加强南海地区岛礁建设,进一步加强军事力量部署,有一定制空、制海能力。同时,在马六甲海峡两个端口要有所准备,在南海通向马六甲海峡的通道处设立一支护航编队,在另一个端口也部署一定力量形成呼应,既可以对马六甲海峡上的中国运输船只进行护卫,同时也能对印军的袭扰及时采取相应措施。李杰表示,“中国的075型两栖攻击舰很快就会服役,可以该型舰为主组织护航编队。当前则可以055型驱逐舰组成护航编队。在中印海上力量对比中,中国的舰艇现代化水平高于印度,有能力应对印度在海上方向的的袭扰。” (来源:环球时报)